当前位置:海棠海>书库>其他类型>为什么要让耽美女配绑定攻略系统> 你叫什么名字?(番外)

你叫什么名字?(番外)

  沉初棠刚上幼儿园便成为了一众小朋友们追捧的对象。
  开学第一天,他是被数十个高大威猛的保镖跟随着最后一个到场的,黑社会似的架势把好些个家长都吓到了,纷纷对自家宝贝低头耳语道:“少去招惹那个白头发的小男孩。”
  小朋友们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,更多的是对新环境抱有一种好奇与好玩的心态,殊不知这也是一场巨大的分离考验。
  家长们安顿完自家宝贝依依不舍地道别后,立马有几个小朋友心领神会地意识到自己被爸爸妈妈所“抛弃”了,垮下小脸,哭得稀里哗啦。
  一石激起千层浪,悲伤的情绪仿佛有传染人的魔力,教室里顿时哭声一片,震得房顶都要塌了。
  唯独沉初棠表现出了不符合这个年纪的沉稳,他大爷似的坐在座位上,很瞧不起这群哇哇乱哭的小屁孩,也不明白他们在哭什么。
  他既不明白,便直接揪住同桌女孩子的衣袖问出了口。
  “你哭什么?”
  “我怕。”
  小女孩扎着两个松松垮垮的丸子头,圆溜溜的眼睛里蓄着两滴要掉不掉的泪珠,怯生生地回答道。
  “那你怕什么?”
  “你、呃……”小女孩话刚开头便不停地打起了哭嗝。
  她害怕的是沉初棠身后一个长得很凶的保镖,那保镖无缘无故瞪了她一眼,她隐忍到父母离开才敢小声啜泣。
  沉初棠面上有些小得意,以为这群小屁孩全是被他凭一己之力吓哭的,哼笑道:“胆小鬼。”
  老师被一些事耽误得姗姗来迟,好在应对小孩子的哭闹问题具备丰富经验,亲切温柔地做起了抚慰工作。
  小朋友们得知自己是来学知识的,而不是被爸爸妈妈抛弃了,缓解了悲伤焦虑的情绪,老师乘机夸赞了一波唯一泰然自若的沉初棠,还让其他小朋友们多学习他“临危不乱”的精神。
  其实这本没什么值得夸赞的,可谁叫沉家是这所幼儿园的投资人,沉家小少爷的面子必须要给足。
  沉初棠端正了坐姿,对此不以为然,他听够了这种好听话,一点新意都没有。
  小朋友们却纷纷给沉初棠鼓起了掌,觉得他是第一个受到老师表扬的,真厉害!
  在老师的有意引导和特别关照下,沉初棠很快成为了班上最受欢迎的存在。
  一时风光无限,走哪都有小朋友追着要和他玩,他本人极为不屑,高高扬起下巴,任由一群幼稚的小屁孩跟在他身后,也不搭理。
  某日自习课,同桌的女孩子悄悄塞给沉初棠一块小蛋糕。
  “昨天是我的生日,蛋糕是我妈妈做的,想带给你尝尝。”
  沉初棠本想拒绝,可甜甜的奶油味实在太诱人了,他没吃过这玩意,又不想显得自己很馋,勉为其难道:“我们一起吃。”
  小女孩受宠若惊,她也很想和沉初棠玩,但想到那个保镖又不敢太去打扰,犹豫几天终于鼓起勇气,没想到这人还挺好相处的。
  俩小孩像两只小老鼠一样躲在桌底下你一口我一口瓜分完了蛋糕,沉初棠舔了舔唇角残留的奶油,有些意犹未尽,暗暗记下了过生日会吃蛋糕。
  沉初棠吃人嘴短,第二天给小女孩带了巧克力作为还礼。
  小女孩也要和沉初棠分着吃,欣喜地边拆包装边问,“我们可以交朋友吗?”
  沉初棠盯着小女孩带有婴儿肥的笑颜,觉得她那肉肉的脸蛋像极了黏糊糊的糯米团子,糯米团子也很好吃,便大方同意了。
  小女孩算是他交到的第一个朋友,两人常常会互换一些可口的零食。
  就这样顺风顺水过了一段时间,期末来临,沉初棠的考试成绩很不理想,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好一通教育,沉初棠从没被爸爸爷爷以外的人教育过,发起了少爷脾气,顶撞了老师两句。
  不知道是哪个小喇叭偷听到他们的对话,又传到全班小朋友的耳朵里,这下大家全知道沉初棠考了倒数第一,还骂老师。
  沉初棠在班级里的受欢迎程度大大降低,他失了面子,一气之下把卷子撕了。
  这件事报给沉家,沉父不似沉老爷那般娇惯沉初棠,寒假给沉初棠请了不下十个家教老师,每个无一例外都待不了几天便被沉初棠吵着闹走,沉哥又在国外参加物理竞赛回不来,无奈沉父只好亲自上阵,沉初棠这才迫不得已老实许多,但该学习的功课他还是一门也听不懂。
  沉初棠生日就在寒假里,他吃完长寿面又吵着沉父要吃蛋糕,沉父对这个愚笨的小儿子已经没有半分慈爱之心,加上这天正是爱妻的忌日,沉哥也在比赛中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,如此对比下他大发雷霆狠打了沉初棠一顿,气涌上头嘴里还一直埋怨着都是因为沉初棠妻子才会死、当初就不该生下他、只有一个哥哥就够了等诸如此类的言论。
  小小的沉初棠第一次哭得那样惨烈,鼻青脸肿的模样惹得赶来救场的沉老爷心疼不已,沉老爷扇了沉父一巴掌,抱沉初棠到了沉宅修养。
  自那天后沉初棠再没见过沉父,他开心了好几天,因为在爷爷家没人可以管束他。
  新学期是沉老爷带着沉初棠去报到的,排场比刚开学时还壮大,由园长和所有老师亲自到校门口迎接。
  园长留沉老爷去谈话,沉初棠独自踏进教室便发现有些小屁孩看他的眼神充满鄙夷,他也昂着头很轻蔑地略过那些眼神。
  沉初棠刚坐到前排位置上,后面便传来一阵窃窃私语。
  “切,仗着自己是少爷就看不起我们。”
  “我妈妈刚开学就和我说不要和他玩。”
  “他就是个大笨蛋,谁稀罕和他玩!”
  “他脾气真大,还敢撕卷子骂老师,肯定会打人。”
  “都是因为他小花老师才走的。”
  小朋友们同仇敌忾抱成一团,议论声很低,沉初棠自然听不见,但也能感受得到他今时不同往日的处境。
  果不其然接下来几天除了同桌的女孩子再没有小屁孩追着他跑了,玩游戏组队小屁孩们还把那个女孩子拉走,隐隐有了孤立他的意图。
  代课老师性格冷漠,只看成绩说话,且不清楚沉初棠的身份,只当他是个问题儿童,懒得去管教。
  尽管沉初棠自诩他是个小男子汉,但他实际年龄也才四岁大点,还没锤炼出铜墙铁壁般的心肠,面对这巨大落差他既气愤又放不下高傲的脸面,分外憋屈,沉老爷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问不出个所以然,决定还得去学校敲打敲打那群老师。
  课间活动,同桌小女孩趁没人注意把沉初棠拉到操场的一个偏僻角落。
  沉初棠想扯开她,没扯动,板着小脸冷声冷气道:“你和那群小屁孩玩去呗。”
  “我不和他们玩,是他们硬要拽我走,”小女孩摇摇头,诚恳地道歉,“对不起啊。”
  沉初棠不知道她在道什么歉,但还是选择原谅了她。
  “没关系。”
  小女孩瞧沉初棠这些天闷闷不乐的,只当他也听见了同学们背后议论他的坏话,便想尽自己所能安慰安慰他,“小花老师不是因为你离开的,她是和男朋友结婚去了。”
  “我妈妈说了,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,还会给你打开一扇窗。”
  “意思是你脑子不好,可以去练武功呀,也很有出息!”
  沉初棠才不在乎什么小花老师去哪了,满心想的是小女孩最后一句话,他就是脑子不好怎么了!用得着说出来吗!不过她说的也有点道理,还是不计较好了。
  真正的男子汉是该要练武功的,他回去就和他爷爷说,他不念书了,他要去少林寺学武功。
  然后把那群小屁孩揍得屁滚尿流,看他们还敢不敢鄙视他!
  沉初棠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,主动牵起小女孩的手问她要不要玩游戏?
  小女孩干脆地点点头,从衣袋掏出一根绳子,说要玩扮演狗狗的游戏,因为她爸爸妈妈不让她在家里养狗,而沉初棠长着一头柔软的白发,恰好很像她喜欢却不能养的萨摩耶,所以让沉初棠扮狗给她过过瘾也行。
  沉初棠不满凭什么要他扮狗,小女孩思考了一下,解释说狗是最可爱最聪明最忠诚的动物,还是人类最好的伙伴,不应该歧视狗,沉初棠一听狗是最聪明的二话不说欣然同意。
  沉老爷通过代课老师得知了沉初棠在班级里独来独往的事情,他心里极其不是滋味,可别人家小朋友都不愿意和他孙子玩,能有什么办法。他想接沉初棠早点回家,免得让沉初棠一个人孤零零地难受。
  沉老爷绕了一圈都没找到人,脑子里全是他宝贝孙子躲在角落里哭的委屈模样,可心疼坏了。
  他急得团团转,最后远远望到在操场一角他宝贝孙子正趴在地上,被一个小女孩牵着绳当狗遛。
  这一幕深深刺激到了沉老爷,他大步流星走过去,呵斥道:“快松开!”
  他真没想到他宝贝孙子居然会被一个小女孩如此欺辱!
  俩小孩玩得正开心,被突如其来的老爷子吓了一大跳。
  沉初棠站起身扯开套住脖子的红绳,不紧不慢地拍拍手上的灰,问道:“爷爷,你来干嘛?”
  沉老爷气昏了头,指着小女孩欲要教训她一顿,“你怎么敢欺负他?”
  小女孩快吓哭了,连连摆手,“我…我没有…没有呀。”
  沉老爷不相信小女孩的话,打算请她家长过来,却被沉初棠阻拦了。
  “爷爷,她没有欺负我,我们先回家,我有重要的事和你说。”
  态度之坚决,沉老爷只好作罢。
  爷孙俩回到沉宅,沉初棠抓着沉老爷的手,仰头铿锵道:“爷爷,我不读书了,我要去练武功。”
  沉老爷蹲下身与沉初棠平视,仔细观察着他露在衣外的白嫩肌肤有没有多出几道伤痕,“你先告诉爷爷,那个小女孩当真没欺负你?”
  “真的没有爷爷,我知道我是个笨蛋,所以我要去练武功,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!”
  沉老爷仍不放心,认为他小孙子不理解欺负的含义,语重心长道:“那个女孩子让你趴地上当狗是一种侮辱你的行为,可以说成欺负,她是不是也说你是笨蛋了?”
  沉初棠想那是一种欺负吗?那他倒是很乐意被她欺负,不过爷爷教过他小孩不能撒谎,“她说我脑子不好。”
  沉老爷就知道是这么一回事,那么他小孙子维护那个女孩子想必是因为害怕她,要去练武功肯定也是出于一种报复心理。
  小孩之间的纠葛说大不大,既然初棠没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,那就由他自己解决吧,轮不到他个长辈参与。
  沉老爷心中亦有所动容,他小孙子言之的确有理,他们家世代皆文人,可初棠明显不是吃这碗饭的,当个武将也不错。
  “练武功可不是只用蛮力那般简单,会吃许多的苦,你确定能承受得住?”
  “我能!”
  沉老爷搂住了沉初棠稚嫩瘦小的身躯,一时感触颇深,“我们初棠真是长大了,爷爷答应你。”
  之后沉老爷雷厉风行地为沉初棠打点好了一所儿童体校,说到底还是舍不得沉初棠在如嫩芽般的年纪就经历太多摧折,想等他长大后再送去部队去磨练。
  离行前沉初棠拒绝沉老爷相送,偷偷进入幼儿园见了小女孩一面。
  可怜小女孩得了换季感冒,带着一个宽大的口罩,遮住了病怏怏的面容。
  她不敢开口讲话,怕病气传染给沉初棠。
  沉初棠不介意,像个小大人一般自顾自叮嘱了一大堆。
  “我今天就走了,你也别太难过。”
  “记得交新朋友,还有那个扮狗游戏不要找其他人玩,我爷爷说你这是在欺负人,其他人会生气,只有我不会。”
  “但是如果有人敢欺负你,你得告诉我,我练好武功回来一定会保护你。”
  “哦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  小女孩极力憋着咳嗽,肉脸蛋红彤彤的,拿出笔和纸,规规矩矩一笔一画写下了自己的名字——温漾。
  笔画太复杂了,沉初棠不认识这两个字,将纸揣进兜里,准备到新学校问问老师。
  “那我走了,再见。”
  小女孩挥挥手,其实没有多难过,并且由衷地替沉初棠要去做一个真正的男子汉而感到高兴。
  她也知道他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。
  沉初棠被司机接上车,毫无察觉兜里的纸条掉到了地上,而后又被一缕春风轻柔地吹起,不知飘向了何方。
  —————
  啊啊啊啊本来打算就写一千字,没想到根本不够!
  番外不会经常更!主要还是以正文为主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